一、最困難的事。
  
有人問古希臘哲學家泰勒斯:“你認為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什麼事情是最困難的?”泰勒斯回答說:“認識你自己。”認識自己難,認識自己的不足更難。


二、貴重的財物。
  
畢阿斯出生於古希臘普里埃耶城。一次,當普里埃耶城遭到圍攻,居民們紛紛帶上自己最貴重的財物四散奔逃時,只有畢阿斯一個人兩手空空。居民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離開,他回答說:“因為我的一切都在我的身上。”是的,還有什麼比生命更寶貴?
 
 
三、快樂的工作。
  
有人問畢阿斯:“什麼樣的工作最能讓人快樂?”畢阿斯回答:“賺錢的工作。”這是一句大實話,能夠賺到更多的錢,才能更好地生活。


四、安全的船。
  
有人問古希臘思想家阿那哈斯:“什麼樣的船最安全?”阿那哈斯說:“那些離開了大海的船。”不走路,才不會摔倒;不航行,才沒有危險。但船離開了大海,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價值。

 
五、永恆的道德。
  
有人問雅典的執政官梭倫:“為什麼作惡的人往往富裕,而善良的人卻往往貧窮?”梭倫回答:“我們不願把我們的道德和他們的財富交換,因為道德是永恆的,而財富每天都在更換主人。”道德是永恆的,財富是暫時的。靠作惡致富的人,內心肯定會非常空虛,而且富裕也絕不會長久。


六、理想的家。
  
有人問古希臘的庇塔烏斯:“最理想的家是什麼樣子?”庇塔烏斯回答:“既沒有什麼奢侈品,也不缺少必需品。”這個回答很理智,也很聰明。奢侈品是給別人看的,必需品是給自己用的,打腫臉充胖子的人,永遠也成不了“胖子”。

 
七、健康的意義。
  
有人問赫拉克利特身體健康的重要程度。赫拉克利特說:“如果沒有健康,智慧就無法表露,文化就無法施展,力量就無法戰鬥,知識就無法利用。”生命因健康而快樂,因疾病而枯萎。有了健康,才有一切。


八、流動的河流。
  
有人問赫拉克利特:“過去的事情能否更改?”赫拉克利特回答:“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。”流水會變,落花會變,時間會變。環境會變,什麼都會變,什麼都不能重複。


九、不同的城市。
  
有人問柏拉圖:“一個貧窮的國家為什麼也有富人?”柏拉圖回答:“如果你把一個國家當做一個純粹的國家那就大錯特錯了。因為任何一座城市都是兩座城市:即富人的城市和窮人的城市。”城市是富人的城市,也是窮人的城市。而且無論什麼時候,窮人都會多於富人。 所以城市的領導者在作決策的時候,一定要首先想到窮人。

 
十、活著的意義。
  
一個滿臉愁苦的病人問安提豐:“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?”安提豐說:“我至今也沒有弄清楚,所以我要活下去。”活著就是為了追求,為了探討,為了知道自己還不知道的事情。也許,這就是活著的意義。


十一、吃飯的區別。
  
有人問大哲學家亞里士多德:“你和平庸的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?”亞里士多德回答:“他們活著是為了吃飯,而我吃飯是為了活著。”庸人享口福之樂,哲人享智慧之樂;庸人享物質之樂,哲人享精神之樂。

 
十二、道歉的好處。
  
有人問政治家塞涅卡:“道歉有什麼好處?”塞涅卡回答:“道歉既不傷害道歉者,也不傷害接受道歉的人。”道歉是一種美德,不僅能化解很多矛盾,而且會給自己及對方帶來輕鬆和快樂。
 

玥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